湖北企業家網
微信掃一掃關注
湖北企業家

本期雜志

您當前位置: 首頁 > 人物 > 商界名流

余紅梅:鳳凰寨里飛出的創業“金鳳凰”

發布日期:2016-06-20

余紅梅:鳳凰寨里飛出的創業“金鳳凰”

文/《湖北企業家》雜志記者  吳俊杰

位于新洲區鳳凰鎮鳳凰寨村胡青灣的“武漢鳳凰寨民俗文化博覽園”,目前已成為公眾關注的熱點,博覽園預計投資上億元,老板卻是一個農婦,名叫余紅梅,今年38歲,而這位身價千萬的女老板,18年前還是一個靠拾荒為生的女人。她是怎樣實現由拾荒女到千萬富豪的華麗轉身?在“大眾創業,萬眾創新”的大好形勢下,這位“創業之星”又有什么規劃?

余紅梅.jpg

拾荒也是門技術活

1998年,余紅梅嫁給了村里最窮的小伙子胡習周。由于父親的強烈反對,她曾一頭栽進塘里尋死。父親的反對并非沒有道理,余紅梅母親病重,下面還有四個妹妹。而胡家也是家徒四壁,母親還患有精神病。余紅梅的理由也很樸實,她覺得胡習周是一個老實本分的人,兩邊家里都窮,門當戶對,不會誰看不起誰。“我找個條件差點的,可以自己當家,我相信通過自己的奮斗,有能力讓自己富起來!”

婚后不久,余紅梅父親出了車禍,小兩口舉債萬元。“窮到沒有米下鍋了”,兒子才三個月大,父母也需要照顧,家里僅靠種田難以維持生計。“我帶著兩個妹妹、老爸和公婆一起生活,婆婆精神還有疾病。”她說,那時真窮,坐月子一兩肉都沒買過,還是外婆攢的500個雞蛋讓她補了身子。

一次在外婆家住的時候,有個撿破爛的人走到她家,外婆隨口說了一句:“他們沒有本錢,一年不曉得要賺幾多錢?”

言者無意,聽者有心,“再苦也不能苦了孩子。”為了生計,無奈之下,余紅梅和丈夫選擇了出門撿破爛。余紅梅戴了頂草帽,推了輛小車出去撿破爛,怕見到熟人先到鄰村去撿。“第一天賣了27元錢,我給孩子買了兩條褲子,一袋洗衣粉,還有一點青菜。”

很快,村里的婦女也效仿起來,但都沒有余紅梅撿得多。一位村民說:“余紅梅確實厲害,她說去哪里撿,哪里就一定有垃圾。”

原來,余紅梅有一張拾荒地圖。每次撿完垃圾后,她都會把去過的時間在自己畫的地圖上標注一下,過段時間再去。在余紅梅眼里,拾荒也是門技術活。“一個小村落垃圾再生的周期大概為3個月左右。”為了不重復工作,余紅梅專門制作了這張“拾荒地圖”——什么時候去什么村落,哪個村落盛產哪些垃圾,在她的地圖里都有詳細的記錄,憑著這項自己發明的特殊“寶藏圖”的一年多時間里,余紅梅的足跡踏遍了整個新洲,并且積累了人生的第一桶金。

“比如早春農民下苗的時候,一些尼龍袋就會有,等過幾個月收割的時候,一些編織袋又出來了……”她總結了一套“拾荒經”。

她的小推車也升級成手扶三輪,她帶著5個婦女一起結隊到羅田、浠水等周邊地區拾荒,丈夫負責開車和做飯。車子裝滿就回來,每人一次可以分得100多元。

“哪怕是冬天,也是半夜兩三點就從家里出發,用破棉被裹在身上睡在車廂里,車身顛簸,震起垃圾里的灰塵,撲鼻而來。一般早上六點抵達目的地,簡單吃點早飯后就四處搜羅廢品,直到夜幕降臨,收拾東西,又是伴著撲鼻而來的怪味和灰塵回家。第二天繼續重復前一天的生活……”

這樣艱辛的日子,余紅梅過了5年。

舊木桶里的大商機

余紅梅命運的轉變,來自于偶然的一次機會。2003年,拾荒的余紅梅偶遇來村里搜集寶貝的古董商人,商人看上了她手里的舊木桶,這些舊木桶,余紅梅家里有很多。家里沒柴火,婆婆拆了木桶當柴火燒,把捆住木桶的生銹鐵絲當廢鐵賣了。

商人出價一個5元錢,從余紅梅手中買走了一批。臨走前,要和余紅梅合作,幫他收集舊木桶,還說以后有多少要多少。在農村,這樣的木桶家家戶戶都有,用來挑水,但伴著鋁制水桶、鐵制水桶在農村市場的推廣,笨重的木桶逐漸被人遺忘在角落里。余紅梅開始四處收羅這種木桶。

從此,她拾荒的時候特別留意這些舊木桶,大的小的,水桶、腳盆等都要,她以每個5元錢收來,再8元錢賣給那位古董商人。后來她干脆不撿破爛,由她發展出來的60多人的拾荒小分隊專門為她提供舊木桶,一年最多能賣出七八萬個桶,收入幾十萬元。

“他們收這多桶,一定很值錢。”余紅梅一直在琢磨這事。有一次,她專門跟著收桶人去結賬,一來二去總算發現了其中玄機:這位商人找來一位美國人合作,辦了一個加工廠,他們把桶收去后,經過打磨、加工制成工藝品,出口國外每個木桶能賣到幾十美元。余紅梅不滿足于自己是尋找貨源的角色,以木桶做股份成為股東。

余紅梅逐漸認識到,“廢品”是可以記錄歷史的寶貝。把這些“廢品”稍加修整后倒騰到韓國、美國、澳大利亞等地,便是大受外國人喜愛的中國古玩,難登大雅之堂的木桶,居然被韓國人買回去擺在客廳當高級垃圾桶。

同時,余紅梅發現,舊家具翻新成工藝裝飾品,也能賣出高價錢。于是,她自學手藝,開了家翻新舊家具的作坊,漸漸地,小作坊變成了大廠房。

因為能力突出,余紅梅被村民推選為村灣組長。2013年,在新洲區“一村一名大學生”的村級班子人才培養工程中,她又被推薦到新洲電大大專班學習。

有一次,上武漢軟件工程職業學院(與“武漢市廣播電視大學”是一校兩塊牌子)副教授高澤金的課,當高老師講到出口貿易時,她馬上聯想到自己長期給北京廠家供貨木桶,對方再出口,當即舉手提問:“為什么作為原產地的湖北,不能自己出口呢?”

課后,高老師冒著大雨趕到余紅梅家,看到她家幾間平房堆滿了木桶,又聽了她的生產、銷售情況。一周后,高老師為她找來一位合伙人,共同成立了一家仿古家具公司,擁有了自己的出口貿易權。

如今,余紅梅將生意擴展到古建筑收購和建造上,一筆生意就是幾十萬甚至幾百萬。公司常年雇用上百名工人,產品銷到北京、山東甚至出口美國、澳大利亞等多個國家。

開辟仿古建筑新市場

隨著國家對傳統文化的宣傳力度不斷加強,余紅梅越來越感到古玩、古建筑具有巨大的市場潛力,也越發感覺到專業能力的重要性,而自己在這一塊正是“短板”。

有位收購商到她家收木桶時,看中了她家的一個筆筒,她大方地把筆筒送給了人家。“這個筆筒是我花5元錢從農戶家買的,當時我還嫌貴了——水桶那大也只要5元錢。”讓她沒想到的是,幾天后這個商人以2萬多元的價格轉手,原來筆筒是名貴的黃花梨木制成。

她更加留意各種老物件了,木洗腳盆、木馬桶、石豬槽、陶罐子甚至夜壺,以及各種叫不出名字的農具,她統統收回來。她找到一個木魚盆,它年代久遠、做工細致,她以2000元收回,再以1萬元出手。沾沾自喜沒幾天,就聽到一個讓她更受打擊的消息——收購商以40萬元轉手了!

她一晚都沒睡著,第二天就去買來古玩鑒賞的書籍開始鉆研。現在,余紅梅對她家里的上萬件寶貝如數家珍,什么時候從哪、以什么價格收回來的,該物件是哪個時期的、大概值多少錢,她心里門清。

“時間長了,我也摸出了一些經驗來。”她說,加強對古玩鑒賞的專業能力是當務之急,于是,經過努力,她順利通過考試獲得了省有關單位頒發的古玩鑒定估價師三級證書。

余紅梅一次從拆遷辦那里收回一扇雕工精致的古代格子門,聽收購商說這個東西是拿去做古建筑。她想到自己的木工、泥瓦匠也懂古代房屋建筑營造技藝,肯定也能做這一行。

幾年間她發動所有親戚朋友找到二十來棟湖北、江西等地的古舊房子,每棟都以幾十萬甚至上百萬的價格收回,其中不乏曾國藩女兒夫家的老宅。他們買下后,每根柱子,每個構建都編上號,小心拆下來再修舊如舊,異地復建。現在,她又成立了一家園林仿古公司,承建了各地景點、仿古商業街的近十個古建項目。

為大家留住鄉愁

如今,余紅梅的身家已經是千萬級別,但她并沒有滿足于現狀。前不久,在新洲區政府支持下,她的民俗博物館建立了起來,幾棟仿古建筑拔地而起,古色古香的味道吸引了不少人前來參觀。

“走到現在,我的足跡還沒完,我的目標是將民俗博覽園建成1300畝的‘一街六院五園’,并設16間的古玩一條街,包括加工油面、被子、麻花、魚面、豆腐、圓活、老藥鋪、老圖書館、鐵匠鋪、古客棧、游樂園、游泳場、動物表演場、采摘園、花卉園、酒文化園、茶文化園、垂釣……”。2016年,余紅梅憑記憶畫出了這張“拾荒圖”,這也是她對未來的規劃和構想。

事實上,余紅梅的想法已經付諸實施了,她想集中把收藏來的寶貝建個鄉土“民俗博物館”的想法得到了當地政府的大力支持。政府給她劃撥土地,讓她興建民俗博物館。余紅梅囤積的上萬件“廢品”:木質洗腳盤、木質水桶、木制馬桶、石頭豬槽、陶制或瓷器夜壺以及各種叫不出名字的農具……一個武漢鳳凰寨民俗文化博覽園正在誕生。

2010年,余紅梅成立了武漢市登輝家具有限公司,2012年注冊了“武漢余紅梅園林仿古有限公司”及“武漢鳳凰寨民俗文化博覽園”。

如今,余紅梅投資上億元打造“武漢鳳凰寨民俗文化博覽園”,不僅有300多種老家具、老物件的展示,還規劃有民俗表演、國醫、國學、賞花、舊時兒童娛樂等多個項目。“這個園子就是為大家留住鄉愁。”余紅梅說。

“我只是想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,一個人一生一定要為社會、為家庭做些事情,讓自己生活更充實,更有意義。”余紅梅很坦然地說。

余紅梅的創業事跡引起了社會各界的高度關注及好評,這只騰飛在鳳凰鎮的“金鳳凰”必將飛得更高更遠!



玩转21点全片在线观看